关鹤怜

随便乱写

(瞎写一点什么吧)

1.从最开始,我就知道自己什么事情都没有
抑郁症这种东西其实我根本不是。
仅仅只是抑郁心理。
把自己打上抑郁症这个标签起我就是个演员。
自己好像很难受很悲伤很绝望。
同时又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其实什么事情都没有。
这样不断纠结。
这种情况是什么时候开始有的呢?
是我开始不断否定自己,否定世界的时候发生的。
今天我万分清楚地意识到心理暗示是多么可怕的东西。
我那些日子几近想死,
父母知道,老师知道,同学知道
脾气也变得特别差。
我十分清楚地知道,
都是自己作的。
2.
现在好多了。
应该是豁然开朗吧,找回以前的感觉了。
那些日子一直在渴求有人带走我。
离开这个世界,找了很多自杀的办法,最后因为怕疼都没了下文(不过最近想试试煤气中毒死亡。人还是睡着的应该没什么事。要保证没人知道才行)。
那时候很多人都希望我别去想这些,希望我活着(当然也有人说你要死赶紧死啊,废话那么多博同情吗)(不过我呸初心可能没意识到,但是其实真的仅是为了这个)
我就不太懂了,
制止一个万分想死的人
是(好)还是(坏)呢?
好是因为你们不想让他走而感到落寞吧。
但是他活着就是痛苦啊。
扯远了。
拯救自己的不是别人,只能是自己。
以前也不是没有过这种状态,只是没人知道也是过了一年左右吧自己调整过来了。
最怕的是别人的眼神。
或许都是出自善意的,
但是那种善意对于我来说就是恶意。
极度难受是什么都动不了,眼睛里什么都流不出来,身体没有一出地方可以发泄你的情绪。
你的身体微微颤抖,巨大的,难以描述的感觉涡在身体内部。
你不想动。
3.
这些现象发生的时候,学习完全无法注意力集中。
脑子一片空白,读不进去的书,
记不进去的知识。
成绩自然而然地就下来了。
无疑是雪上加霜。
我坐在座位上都不想动,
朋友想和我聊天也扯不出一丝笑容,挤不出一句可以连上话题的话。
颓废地坐在那里,仿佛整个人都失去颜色。
4.
我知道抑郁症的人十分痛苦。
同时也知道自己不是抑郁症。
只是抑郁现象。
虽然说自己有自残,但是并不是自己痛苦才割上去的。
第一次怎么都割不出血,后来慢慢的就知道怎么才能有血丝出来了。
后来断断续续割过不少,但是我可以肯定的说,不是抑郁症都会自残。
自残或许只是觉得好看/好玩而已。
真正难受的时候我动都不想动。
也有过难受的时候割。
那时候是真的停不下来。
感受那种皮肉被割开,痛感却是从心脏蔓延出来的。
一回神哪都割了,满手伤痕。
现在结痂的痕迹我自己看了都恶心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先到这里吧。本来想着是自己好很多了写下来感受的
没想到写了这些玩意。
可以当做没看过。

评论